您好 !欢迎光临中颜网

原材料价格高位运行,涂料企业如何在价格战中存活?

来源:中颜网    日期: 2022-09-23 09:33:17    浏览次数:17


“客户难找、成本变高都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成本一直在涨,但是为了留住客户,你的产品却不敢涨价,还必须面对行业价格战的内卷,这才是导致很多涂料企业活不下去的原因。”

 

说这句话的某涂料品牌负责人表示,现在涂料生产成本本身就高,在利润空间所剩无几的情况下,为了争客户,还要应对同行之前的价格战,这是当下大部分中小品牌最致命的一个因素。

 

6月份以来,巴斯夫、三菱化学、特诺、毕克等化工巨头相继宣布上调部分原料价格。在一波波的原料涨价潮之下,有行业人士预测,随着生产成本一再增压,或将带动涂企的集体“跟涨”。然而实际上,今年以来,虽然有部分头部涂企表示会适当上调价格抗压成本上涨,但是正式发布涨价函的涂企并没有几家,尤其是困于价格竞争的中小型涂企更不具备价格话语权。

 

在上游持续承压,下游疲软,价格战激烈的背景下,“跟涨”消息还未传出,业内倒是有不少涂企被曝破产。据企查查网搜索的信息显示,截止到8月24日,2022年以来,涂料行业注销和司法拍卖的企业共607家。

 

01

 

原材料价格高位运行,涂料行业发展面临挑战

 

涂料是一种粘稠流体状态或粉末状态物质,将其用不同施工工艺涂覆于物体表面,经过自然或人工方法干燥固化,形成一层粘附牢固、具有一定强度、连续的固态薄膜,能对被涂物体起到装饰、标志,保护及其他特殊作用。现代涂料不同于传统油漆,大部分已脱离采用植物油作为成膜物质的传统,目前其主要成分为合成树脂。按照功能不同,涂料可分为装饰涂料、防腐涂料、导电涂料、防锈涂料、防火涂料以及防水涂料等。

 

涂料原材料包括成膜物质、颜填料、溶剂和助剂,其中,成膜物质是涂料的基础成分,对涂料主要性能具有决定性作用。成膜物质主要包括转化型成膜物质和非转化型成膜物质两种类型。转化型成膜物质指在成膜过程中组成结构发生变化,包括干性油、天然漆等;非转化型成膜物质指在成膜过程中组成结构不发生变化,具有热塑性、可溶性等特点,包括天然树脂、氯化橡胶等。涂料为高度依赖原材料产品,近年来其原材料价格持续高位运行影响供需平衡,这是涂料行业面临的主要挑战。

 

业内人士曾经把过去几年的运行情况罗列成表。从其统计的数据可以看出,去年的情况是量在增长,但利润在下滑。2021年,中国涂料行业完成产量3800万吨,同比增长16%;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600亿元,同比增长16%;实现利润303亿元,同比下降4%。

 

如果把1至12月的情况展开,每一个月来看。可以看出,8月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产量高速增长。但8月以后,产量同比增长都是下滑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上半年的产量支撑,全年可能没有这么好的数据。

 

从国内涂料市场竞争格局来看,2021年中国涂料前10强企业中,外资企业占据了6席,相较往年减少了1家;本土企业仅占4席,相较往年增加了1家。此外,企业间的收入差距仍较大但在不断缩小,本土企业排名第一的三棵树2019年涂料业务销售收入为55.541亿元,与外资企业排名第一的立邦收入相差107.429亿元,差距大幅缩小。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涂料市场将呈现以下几大特点:

 

1、国家产业政策鼓励支持2021年5月,生态环境部制定了《涂料油墨工业污染防治可行技术指南》,《指南》提出了涂料油墨工业的废气、废水、固体废物和噪声污染防治可行技术,可作为涂料油墨工业企业或生产设施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国家污染物排放标准制修订、排污许可管理和污染防治技术选择的参考。国家产业政策的大力支持为国内涂料行业创造了良好的发展环境。

 

2、行业相关标准不断完善提高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由于产品技术的不断进步和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国内涂料行业的标准缺失、标准老化等问题比较严重。近年来,我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对过时的行业标准进行了修改完善。目前,我国的涂料标准体系已基本能够满足国内各类涂料产品的生产和应用需求。涂料标准系统的不断完善将有效地提高产品的市场准入门槛,促进行业内企业的产品结构调整,进而促进行业的转型升级。

 

3、行业市场需求持续增长与发达国家相比,目前国内人均建筑涂料消费量处于较低水平,随着国内人均GDP和人均收入的逐步提升,国内人均建筑涂料消费量将持续增长。我国城市新建房屋市场的逐年增长,二手房交易逐步活跃,各地“旧城改造”、“新农村建设”和“建材下乡”等活动的稳步推进,均将持续推动建筑涂料市场需求的增长。

 

4、行业技术创新能力和水平大幅提高经过40多年的发展,我国涂料行业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全行业建立了多个国家级、省级涂料工程技术中心和实验中心,建立博士后工作站的企业也有所增加,独立知识产权的科研成果层出不穷。我国的建筑涂料、木器涂料、防火涂料等涂料产品已与世界同步,正朝着水性化的方向发展。

 

02

 

生产成本高企,有人还在往死里“卷”

 

众所周知,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两面性。生产成本一路高走的情况下,涂料涨价是必然的结果,这是A面;而与之共存的B面,则是部分涂企在价格竞争中走向极端,大有“将内卷进行到底”的气势。

 

“抢客户,用尽一切办法成交,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低价,低到让品牌代理商都怀疑人生!比如同类产品,别的品牌一般18块以上,有的品牌就直接降到8块,8块不行,7块,6块!直到客户成交。方法简单粗暴,‘抢’订单,下手快准狠。”

 

这是某地方品牌商日前反馈的广西当地涂料市场的情况。

 

当记者采访了其它区域市场经销商的时候,有不止一个粉丝爆料,上方提到的同样的产品类型,有些品牌的价格还要更低。

 

有经销商透露,因为市场环境严峻,很多涂企今年都面临着巨大的产销压力,为了抢夺市场,即使是面临巨大生产成本压力,也只能选择下调产品价格。

 

03

 

市场需求表现疲软,价格战贯穿全年

 

有业内人士表示,当下涂料价格战不仅在经销端,在消费端也挺严重的,各种打折促销,在一定程度上迎合了当前疲软的消费需求。

 

凯度消费者指数相关数据显示,疫情影响下中国家庭开始收紧“钱袋子”,各项支出逐渐减少。尤其从2021下半年开始,消费者在装修房屋时更加看重性价比,原本10万元的预算,现在可能就只有5万元。

 

有涂料经销商透露,现在门店裁员或者离职的人员越来越多,主要原因是今年的生意不好做,比如她的门店以前是一天开五单,现在变成了五天开一单,门店销量同比去年下滑了30%。

 

即便涂料终端售价价格一降再降,也无法改变市场需求疲软的局面。正是因为订单的大幅度减少,不管是企业还是经销商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有时为了留住客户,甚至都不考虑有没有利润。因此,涂料市场几乎一年到头都在上演价格战。

 

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自然是希望价格越低越好。但是没有利润支撑,又何来服务和品质?

 

从厂家和经销商的角度来看,大家都抱着“把对手熬死的心态”,殊不知越是所有人日子都不好过的时候,越是要正视无限度的低价竞争。要知道,在涂料销售利润越来越低,服务要求却越来越高的背景下,价格战没有未来,也不会有赢家,行业最终还是要回到创造价值的商业本质上来。

 

 

04

 

原料涨价风潮再起,涂企日子更难了

 

近日,原材料行业涨价风潮再起,国内外化工巨头陆续发布涨价通知:

 

宇部兴产株式会社,9月15日起,上调公司PA6树脂价格,涨幅为80日元/吨(约合人民币3882元/吨)。

 

盛禧奥,10月3日起,在当前合同允许的情况下提高北美所有等级的PMMA树脂价格,涨幅为0.12美元/磅(约合人民币1834元/吨)。

 

DIC株式会社,9月19日起,上调环氧基增塑剂(ESBO)的价格。具体涨幅如下:油罐车35日元/kg(约合人民币1700元/吨);罐头和桶装40日元/kg(约合人民币1943元/吨)。

 

Denka株式会社,上调苯乙烯单体的价格,涨幅为4日元/kg(约合人民币194元/吨)。

 

此外,国内化学巨头万华化学也进行了调涨,据其9月16日的报价,相较于9月13日,丙烯酸上涨了500元/吨,其余产品如叔丁醇、甲醇、苯乙烯、正丁醇、PVC等都有不同程度的调价上涨。

 

利华益最新的报价也显示,相较于9月13日,辛醇上涨300元/吨,正丁醇、异丁醇上涨200元/吨。

 

除了巨头发布涨价函外,近期由于欧洲面临天然气短缺等问题,德国化工品生产成本上升,削减产量,或将继续推动部分化工原料上涨。

 

一边是“涨价潮”,一边是“降价潮”,这对于走性价比路线的涂企无疑是致命的打击。广东某品牌的销售负责人表示,今年无论是大小品牌都在狠抓招商工作,招商政策尤其是价格政策简直是“卷”到不能再“卷”,对于几个头部品牌的降维打击,中小品牌根本招架不住。

 

随着新一波原料涨价潮的来袭,对于涂料企业而言,若是还不能找到降本增效的方法,继续在低价竞争的“血海”中挣扎,“淹死”是迟早的事。

 

免责声明:所载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我们对文中观点持中立态度,本文仅供参考、交流。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和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我的移动端